黄色美女直播app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“我凭什么要相信?”唐萱不敢赌,因为这个男人是如此的危险,已经危及到了她的家庭。

   “来,小萱,告诉我,是真的不知道,自己正处于一个阴谋当中吗?仲家现在濒临破产,等坐上唐氏高位,按照仲家人的性格,觉得,还有好日子过吗?更何况……”那男人抿唇一笑,优雅而深沉,镜框之后的双眼,带着极致的魅惑,“唐家的人,也根本不把放在眼底。”

   “为什么要帮我?”这是唐萱最好奇的地方。

   “因为我喜欢赢!”男人说完,放下了高脚杯,然后认真的介绍自己,“我叫林绍远,本行做珠宝,妻子过世一年,有一个三岁大的儿子,还想知道得更详细吗?我才刚进入唐氏的董事会。”

   不知道为什么,唐萱对这个男人,有很深的畏惧,但是,又不得不被他身上的危险所吸引,因为他看上去,如此的深不可测。

   同时她也明白,唐宁之所以有今天,很大程度上,是因为她的背后有墨霆撑腰。

   有个有能力的男人……

   不是比什么都要重要吗?

   “听我的话,现在必须要脱离仲家,至于孩子,可以留着对付唐宁用。”

   唐萱愣住了,直勾勾的看着对方,然而,对方只是轻佻的一笑。

   唐萱忍不住的后退几步,本想逃离这个地方,但是,不知道为什么,对方的人格魅力,让她寸步难行……

   坐在小路上啃西瓜的双马尾美少女

   心里仿佛有个声音在不停的说,答应吧,答应吧……答应了就有希望。

   “小萱……”

   从这一刻开始,唐萱忘记了一种叫做魔鬼契约的东西,当她的野心被别人驱使的时候,那种邪恶的力量,会让她彻底的迷失了心智。

   ……

   仲家负责人双双被调查的事情,已经在晟京传开,当这种消息闹得满城风雨的时候,也就证明,不久之后,仲家将宣布破产。

   仲母为了捞出丈夫和儿子,想尽了办法,可是,这次上面偏偏严格审核,根本不给她任何缓解的空间,打击来得又快又猛,打点已经花去了仲家不少的积蓄,这让她最后把脑子直接动到了唐氏的头上,急不可耐的就要和唐萱见面。

   当然,唐萱赴约了,不过,神情却和以往不同。

   “小萱,现在是表现忠心的时候了,我们仲家把娶回去,总要有点作用,赶紧想办法弄点钱出来,我急用。”

   唐萱环抱着双臂看着仲母,随后轻笑一声:“不是我不肯帮忙,而是我真的没有这个能力,妈也看到了,我在唐家没得到什么好处。”

   “还有唐氏的股份啊!”

   “妈,说什么呢?”

   “我们难道不是一家人嘛?”仲母在这时候,打出了亲情牌,“在被所有人唾弃的时候,仲家依旧接纳了,怎么一点感恩之心都没有呢?”

   “仲家是没有遗弃我,那是因为仲家怕被人说不仁义,儿子在外面找了几个小的,自己心里不清楚?”唐萱冷哼道,“大家谁都不用装善良,这种时候,还是打开天窗说亮话吧。”

   说完,唐萱从皮包中拿出了一摞照片来,交给仲母。

   “什么意思?”

   “我的意思很简单,让儿子签字离婚,从此以后,我们分道扬镳,否则,儿子在我孕期出轨,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,很清楚。”唐萱直接冷声的说道。

   很早之前,她就想这样对仲母说话,这样狠狠的将照片摔在她的脸上,现在终于可以这样做了,心里这一刻充盈的只有痛快。

   仲母脸色非常的难看,因为她没想到,唐萱居然还有这一手……

   唐萱居然还留着退路,而且是在他们全家都落难的时候。

   “唐萱,真是让我跌破眼镜啊……”仲母握着照片冷笑连连,“好,非常好,要离婚是吧?我成全个不要脸的贱人。”

   说完,仲母正要从座位上起身,但是,唐萱却先她一步:“从前受了那么多的屈辱,现在,也是时候该还给了。”

   “祝们仲家,早已倒闭!”

   “不要以为摆脱了我们,就可以赢得了唐宁,实话告诉,和唐宁相比,那是犹如云泥,唐宁之所以能够走到今天,算计手段不知道高明多少倍,等着看吧,有凄惨的时候。”

   唐萱冷哼一声,离开了咖啡厅,并且直接上了林绍远派来接她的车。

   仲母自然是羞愤难当,她活了一辈子,现在居然被唐萱那个小贱货羞辱。

   可是,人她还是得救,只不过,正当仲母迈步要离开咖啡厅的时候,一个提着公事包的男人,忽然走到了她的跟前,对她说道:“仲夫人,您好。”

   “我不认识。”

   “但是我认识,我可以帮助们仲氏。”年轻人含笑在仲母的面前坐下,“我们谈谈吧,或许,能给带来好消息。”

   “这世上没有一个好人。”

   “如果走的话,可能错过了唯一捞出丈夫还有儿子的机会。”对方完全不着急,直接出声将仲母拖住。

   仲母愣了一下,最终,还是坐了回来。

   “我买手中仲氏的股份,交换丈夫还有儿子的自由,要知道,现在不是所有出钱的人,都能有这个能力让儿子和丈夫重见天日的。”

   仲母低头思索了一下,随后问道:“只要我卖出股份就可以?”

   “当然。”年轻人笑着摊了摊手,“合约完全可以写明,这点,无需担心。”

   “那好吧,我同意,事情什么时候能办好?”

   “三天内,一定能看到丈夫还有儿子。”年轻人收好文件,随后起身,只是,刚要离去,又被仲母给拉住。

   “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,怎么会这么清楚我们仲家的事?”

   “我也不怕实话告诉,仲夫人,前段时间,是不是得罪了谁,连自己都不知道的?”年轻人转头一笑。

   仲母忽然就愣住了,但是没说话,因为她实在想不到。

   “看来,需要我的提醒啊……给谁出了主意,要摘除谁的子宫?”

   听到这句话,仲母的双眼骤然的睁大。

   “那么唐萱所做的一切……”

   “我们墨总一清二楚,但是,我相信,不可能去提醒唐萱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