吾爱破解盒子

因为七十二洞妖王府突如其来的诡异变化,临湘,刑天跟蚩尤,书臣也都不敢掉以轻心,正当大家严阵以待时,视线范围内总算是出现了一道颀长的身影。

不过当众人看清来人的时候,大家都面露诧异。

“上官擎天,你怎么来了这里?”

书臣看清来人是上官擎天的时候,立刻就快步迎上前去。

不过蚩尤,临湘还有刑天则还是站在原地,神情戒备地看着不远处的两人。

上官擎天并没有第一时间正面回答书臣的问题,反倒是眉心狠狠一拧道,“你没事来这里干什么?现在这里很危险,撑着现在对外的通道还没有被完全封闭,你们最好立刻离开。”

上官擎天俊脸带着明显的凝重之意。

他还有急事要处理,哪里还会跟书臣等人呆在一块儿。

不过,这时候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熟人,刑天,蚩尤跟临湘哪里会轻而易举地就放上官擎天离开呢?

蚩尤跟刑天对视了一眼,两人直接将上官擎天给拦住了。

见状,上官擎天眉心越发紧皱了,漆黑如墨的双眸携带着明显的怒气。

“你们想干什么?”

文艺范美女白纱遮面逆光投影浓眉大眼唯美写真图片

刑天微微挑眉,俊脸表情寡淡道,“你将话给说清楚,什么叫对外通道还没有完全封闭?你究竟知道些什么?妖王府怎么会变成这副样子?”

当刑天追问上官擎天的时候,一旁的水神临湘也走上前来,他眸光带着明显的忧色。

临湘眸光专注地看着上官擎天,而后接着刑天的话补充道,“上官擎天,你可曾看到过炳坤跟祝融?他们早就进来过,可我尝试联络他们,却没有一人回应?而且妖王府外围也被设下了奇怪的上古结界,再来就是,如今这个节骨眼上,你没有跟上官琳琅,上官卿尘他们会合?”

“为何却来了妖王府?你不会不知道上官皓天已出世的消息吧?”

好不容易遇到了上官擎天,临湘自然也不会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。

临湘这些问题一出,上官擎天脸色越发难看了,很显然,临湘跟刑天的某些话已经挑起了上官擎天的敏感神经。

一旁的书臣也表情高深地看着上官擎天,一瞅众人这架势,上官擎天也知道,如果今天他不跟这些家伙说出个子丑寅卯来,恐怕他们也不会让他全身而退吧。

上官擎天还急着找人,时间对他来说自然也是宝贵的。

他可没办法一直浪费在刑天,蚩尤,书臣跟临湘身上。

这么一想,上官擎天便言简意赅道,“妖王胤邪不知究竟是通过什么渠道,将冥都的地煞之气引到了妖王府,如果在六个时辰之内没办法将这里恢复如常的话,恐怕以后妖王府都会变成这副鬼样子。”

“妖王府外围的结界只不过是‘开胃菜’,真正棘手的你们还没有看到,就在妖王府的后山,我不知道,你们是不是知晓,妖王府有一处禁地,首先出现问题的就是禁地。”

“如今妖王府对外的通道已经在被陆续关闭之中,如果在子夜到来之前,我们还没有想出任何破解之法,想要离开妖王府恐怕就尤为艰难了。”

“冥都的地煞之气会严重干扰我们对方向的识别能力,至于炳坤跟祝融,我还没有遇见过,如果正如你们所言,他们已经进入了,想必也还在这座迷宫里面打转。你们想要知道的情况我都说了,这下可以让开了吧。”

上官擎天只是挑了可以说的部分,至于他的私事,他就不愿意跟面前的几人深谈了。

当上官擎天说起冥都的地煞之气,一旁的书臣脸色就一变再变,。

书臣看着上官擎天,直接开口道,“地煞之气如果不是深入了冥都是完全不可能引到妖王府来的,到底是谁弄出这么大的手笔?之前蚩尤他们就已经遇到了玉思昂,玉思昂想要抢夺九泉剑打开冥都,可玉思昂还没有办妥的事情,妖王府却已经引来了地煞之气。”

“难道玉思昂已经来了妖王府吗?他是不是私下已经跟胤邪达成了什么协议?另外之前我得到消息,蚩疆也已经来了此处,上官擎天,你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,肯定不可能是观光来的,你到底还知道些什么?你就不能一次性说个痛快吗?”

“现在情况都这么紧急了,我们何必继续对抗,当务之急应该是集中大家的力量先解决了妖王府的危机才对啊。”

书臣这话一出,一旁的临湘也补充道,“是啊,上官擎天,大家如今都面临同样的危机,你又何必再巨人千里之外?你肯定也有想要救的人对不对?不如我们大家联手?”

原本临湘还想说些什么,却被一脸不耐烦的上官擎天给打断了。

“道不同不相为谋,大家可以按照各自的法子解决眼下的危局,而我也不觉得你们是值得我信任的。”

上官擎天这话一出,刑天脸色一变再变,原本刑天打算用武力强迫上官擎天就范。

不过却被蚩尤给拦住了。

蚩尤主动让出了道路,让上官擎天离开。,

蚩尤这样的举动一出,刑天虽然有些不太认同,不过还是没有再继续为难上官擎天。

上官擎天眸光幽幽地看了一眼蚩尤,很快就身法诡异地消失在越发浓郁的迷雾之中。

等上官擎天离开之后,刑天直接开口追问道,“你为何就这么放了他?”

刑天这个问题一出,一旁的书臣跟临湘也都眼神齐刷刷地看着蚩尤,明显是在等蚩尤的答案。

蚩尤看了一眼越发诡异的迷雾,只是轻描淡写地来了一句。,

“如今情势不明朗,我们不能够在将时间浪费在窝里斗了,上官擎天有一句话并没有错,大家可以利用各自的法子出力,未必需要捆绑在一起。”

“何况他已经言明对我们不信任,既然如此,你就算是逼迫他,恐怕他也不会甘心,到时候不过就是将我们的关系弄得更加紧张,更加僵化罢了,这样于事无补。”

蚩尤这话一出,临湘,刑天跟书臣也不说话了。

他们没办法去反驳,因为事情的确就如同蚩尤所说的这般啊。

“算了,我们也继续深入吧?临湘,你再尝试联络炳坤,我也打看看祝融的电话,如果可以确定他们的方位,先跟他们汇合就好了。”

刑天突然扭头如此跟若有所思的临湘说了一句。

闻言,临湘当即就点了点头,两人又再度拨打祝融跟炳坤的电话。

不过很可惜的是,虽然信号还是正常的,可电话那端的人却始终都没有选择接听。

事情明显不太对劲。

大家一脚深一脚浅地朝着妖王府内部进入。

因为冥都地煞之气的缘故,对于分辨方向的确带来了很大的障碍。

突然间刑天喊了一声。

“等等。”

听到刑天的声音,前面打头阵的蚩尤停下了脚步,紧跟在蚩尤身后的临湘也回头看了一眼刑天。

“怎么呢?”

临湘有些不明所以地看了一眼表情凝重的刑天,尽管蚩尤没有开口说话,可他的目光也带着明显的审视。

刑天俊脸铁青,语气低沉道,“书臣不见了。”

刑天这话一出,蚩尤当即就快步走到了刑天身边,打量起四周来。

诡异的雾气原来越浓郁了,让他们的视物的能力越来越衰弱了。

可蚩尤也的确没有感觉到书臣的气息。

很显然,书臣是真的消失了。

可他究竟是如何无声无息地消失的,蚩尤也不甚清楚。

他拧眉看了一眼表情难看的刑天,而后语调低沉道,“你什么时候发现不对劲的?”

蚩尤说话间,临湘也早就站在了刑天的左侧,正眸光担忧地看着他们。

蚩尤这个问题一出,刑天就有些挫败地叹了一声。

“书臣方才就落后我有些距离,我光顾着尝试炳坤,就没有留意他,等我扭头再看他的时候,就没有了他的踪迹。”

刑天这话一出,蚩尤漆黑如墨的双眸越发深沉了。

好半晌蚩尤都没有开口,倒是一旁的临湘突然插了一句话道,“难道书臣是发现了什么?故意跟我们脱离的吗?”

这个问题,蚩尤跟刑天谁都没有正面回答。

正当气氛越发压抑时,蚩尤突然如此说道,“好了,我们继续深入,大家都要格外小心,我们也尽量不要分散开来,这个地方不单单只有地煞之气,最关键还要蛰伏在暗处的上古妖兽,大家都要留神。,”

不管道皇书臣究竟是因为什么愿意离开,蚩尤觉得这个时候不是追究这些旁枝末节的时候,为了大家的安危着想,蚩尤还是觉得他们三人必须要一起行动,好歹之后如果真的出现什么奇怪的状况,他们还能彼此守望相助。

不至于被打个措手不及啊草。

蚩尤的想法,刑天跟临湘自然是明白的。

三人便继续朝着妖王府更深处走去。

突然间,三人耳边听到了缠斗的声音。

蚩尤眉心狠狠一拧,他转身看了一眼表情同样严肃的临湘跟刑天,如此开口道,“大家要小心,恐防有诈。”

刑天跟临湘自然知道现如今的七十二洞妖王府非同寻常。

蚩尤的提醒,刑天跟临湘点头以示明白。

很快,三人就直接朝着嘈杂的来源赶去。

当他们看到缠斗的两人居然是他们要找的炳坤跟祝融时,三人心中的惊骇越发不可言说了。

临湘原本想要直接上前,去制止炳坤跟祝融的打斗,不过却被蚩尤给拉住了。

临湘俊脸带着明显的焦急,他皱眉看了一眼蚩尤,语气低沉道,“你这是干什么?松手。”

闻言,蚩尤眸光冷冷道,“你先不要这么激动?先看看情况,他们两人这样明显有问题,你现在贸然过去,非但帮不了他们,甚至会搭上自己。”

蚩尤这话一出,刑天也点了点头,道,“我去跟他们两说说话,临湘,你不要鲁莽。”

刑天自然明白临湘担心炳坤跟祝融,他便小心翼翼地朝着缠斗之中的两人靠近。

其实蚩尤劝说临湘的时候,临湘已经冷静了下来,他对着蚩尤说了句,“我不会冲动了。”

闻言,蚩尤眸光幽幽地看了看临湘,确定他的确已经冷静下来了,蚩尤也就放开了对临湘的钳制,而是站在一旁看着刑天靠近打斗之中的炳坤跟祝融。

刑天始终都不敢松懈,他拧眉扫了一眼炳坤跟祝融,而后开口道,“祝融,炳坤,你们到底在干什么?”

刑天的话,炳坤跟祝融似乎什么都没有听到,两人依旧像对付生死仇人一般打着。

刑天眉头深锁,越发觉得面前的两人就像是魔怔了一般。

正当刑天准备尝试将两人给分开时,耳边却传来了上官琳琅的嗓音。

“如果你现在上前,只会让自己也陷入他们一样的幻境之中,现如今,炳坤跟祝融根本就认不出彼此,他们只是将彼此当做了假想敌,除非其中一人倒下,他们才能够清醒,而你如果贸然加入战圈,不过是让自己也成为他们那样的傀儡罢了。”

上官琳琅的出现,让刑天生生停下了脚步。

看到上官琳琅的那一瞬间,蚩尤早就一个轻跃来到了她的面前。

“琳琅,你来了。”

蚩尤率先跟上官琳琅打了一个招呼。

一旁的临湘也赶忙来到上官琳琅身边,他皱了皱眉,看了一眼已经杀红了眼,各自都有不同程度挂彩的好友,而后直接追问起上官琳琅来。

“琳琅,你可知道方法,如何才能让炳坤跟祝融停下来?”

临湘自然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炳坤跟祝融力竭而死。

刑天眸光幽幽地看了一眼杀红了眼的炳坤跟祝融,也直接走到了几人身边。

闻言,上官琳琅视线一一扫过了身边的众人,秀眉紧蹙道,“需要灵泉水,我大哥跟爹亲已经去寻了,如果顺利的话,这会儿应该已经在归途之中了,如果炳坤跟祝融命大的话,等到了灵泉水,想必就能逢凶化吉了。”

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冷情总裁的皇后悍妻》,“ ”看,聊人生,寻知己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