富二代app破解失败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厉夜祈的办事效率非常快,第二天下午就找好了两所学校,都在栖园附近,一所实验小学,还有一所私立小学。

他开车过来接言洛希去参观,两所学校都有五十年的建校史,文化底蕴深厚,厉夜祈陪着言洛希参观完两所学校,在私立小学的操场上坐下。

暖暖的阳光从头顶洒落下来,驱散了不少寒意,厉夜祈偏头看着正在喝水的言洛希,“感觉怎么样?更倾向于哪所学校?”

言洛希看着在操场上奋力奔跑的小小身影,他们无忧无虑的笑脸感染了她,她轻叹一声,“我似乎从来没有在小零脸上看到这样无忧无虑的笑容。”

厉夜祈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,看着那群活泼的孩子们,“小零以后也会像他们一样无忧无虑。”

言洛希轻声道:“也许吧。”

“实验小学的教育理念在帝都十分出众,校长是我以前就读军区小学的班主任,十分擅长因材施教,而这所私立学校在这方面与实验小学旗鼓相当,所以在教育方面不用担心,现在要考虑的就是走读与住校。私立学校要求必须住校。”

“小零不能住校!”言洛希道,言零性格缺乏安全感,如果让他住校的话,他一定会胡思乱想。到时候一周才见一次面,她很难了解他心里在想什么。

“我也是这么认为的,所以周北将这两所学校的名单给我,我首先带去看了实验小学。”厉夜祈握住她的手,她在担忧什么,他心里完全明白。

言洛希抬头望着他,“厉夜祈,不管什么时候,只要小零不主动提出想要住校,我都不希望他离我太远。”

“我明白,那我们现在就决定他在实验小学就读,嗯?”

娇小玲珑美女清晨浅笑甜美清纯写真

言洛希微微一笑,“好。”

太阳西斜,操场的看台正处于风口上,厉夜祈拉着她站起来,牵着她的手离开操场,两人手牵手走在校园里,正是下课时间,不少孩子从他们身边跑过。

有一些比较调皮的孩子看着他们手牵手,不停的羞羞脸,言洛希窘迫不已,想要抽回自己的手,却被厉夜祈握得更紧。

“……”

离开私立学校,言洛希心中的大石落下来,“希望小零会喜欢我们给他挑选的学校。”

“他会喜欢的。”

“嗯。”

田灵芸昏昏沉沉醒来,她睁开眼睛看着白晃晃的天花板,鼻端萦绕着消毒水的味道,她偏头就看见垂立在旁边的输液杆,她猛然想起她被薄景年刺激得小腹抽痛的事来。

她急忙伸手去摸肚子,小腹微隆的感觉让她稍稍放了心,耳边传来男人低沉沙哑的声音,“醒了?别乱动,针头扎进肉里了,我叫护士过来处理。”

薄景年守了她一夜,终于看见她醒转,他起身按下床铃叫护士过来。

田灵芸看着他,她冷笑道:“别在这里猫哭耗子假慈悲,要不是,我会气得动了胎气?走,我不想看见。”

薄景年对她的抵触视而不见,大手紧紧压着她正在输液的手,以免她情绪激动伤了自己。

护士来得很快,看见输液管里有鲜红的血液回流,她连忙道:“田小姐,别乱动,我先帮将针头取下来。”

田灵芸的手背已经痛得麻木,她没再乱动,等护士将针头取掉,拿棉签按在手背上,“田小姐,用力按上两分钟,直到止血为止。”

不等田灵芸去按,薄景年已经率先帮她按在棉签上。护士感觉到病房里诡异的气氛,她交代了两句立马脚底抹油溜了。

病房里再度安静下来,田灵芸试图甩开薄景年的手,却被他紧紧握住手腕,她气呼呼地瞪着他,“到底想怎样?”

“我到底想怎样不知道?”薄景年目光幽冷的盯着她。

田灵芸咬紧下唇,“我说过,我已经和莫辰逸结婚了,薄景年,我们之间已经完了,是亲手斩断了我们之间最后的羁绊。”

“甜甜,不要刺激我,激怒我的后果承受不住。”薄景年淡淡道。

“我说这人怎么就听不懂人话?”田灵芸也是个暴脾气,之前他们一言不合就闹分手,也多半和他们的脾气有关。

薄景年是那种就算气得牙痒痒,他都一副无关痛痒的样子,因为他笃定,就算他把她惹生气了,她最终还是会乖乖回到他身边。

只是这一次,他料错了。

她没有再像以前那样乖乖回到他身边,而是彻底的斩断了他们之间的联系,成为有夫之妇。

见他不说话,田灵芸气得吐血,却又拿他没办法,她长长的吁了口气,“我现在不想看见,拜托不要出现在我面前。”

“抱歉,我不能让得偿所愿,在生产之前,我都会陪在身边。”

田灵芸脸色微微一变,她想起他们在薄家别墅争吵时他说的话,她道:“薄景年,现在真的一点也不介意我是莫辰逸的妻子?也不介意我们吻过睡过?”

薄景年周身的气场瞬间冻结,他目光冰冷的看着田灵芸,“若想我对莫家出手,尽管继续刺激我。”

田灵芸看着他几乎快要扭曲的俊脸,她知道他不可能不介意,她没打算解释,如今他痛他难过又与她何干?在他拿她的父亲威胁她时,他们之间就已经不可能和平相处了。

“莫家不是想除就能除去的。”田灵芸挑衅道。

薄景年薄唇微勾,“想试试看我能不能做到?”

田灵芸看着他邪肆的模样,她遍体生寒,他能够不动声色的收集了她父亲的罪证,就一定有法子对付莫家。

原本她答应嫁给莫辰逸就对他很不公平了,若再害得他家破人亡,她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,“所以,是想逼我一尸两命?”

薄景年瞳孔紧缩,浑身绷得紧紧的,他怒视着田灵芸,从齿缝里迸出几个字来,“田灵芸!”

田灵芸满不在乎的看着他,“如果敢动我父亲和莫家,我不介意明年的今天是我的忌日,也是娃的忌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