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莓视频芭乐视频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董香香闷着头一直往前走。她的手里紧紧地握着拳头。也不知道走了多久,抬头一看,已经到了沙滩中学的校门口。

   看着从校门里出来进去的学生们,董香香这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再用力地呼了出来。似乎这样就能把她心中的怨气释放出来似的。

   董香香就是故意把许国梁推进沟里的。她没想到许国梁居然又对她起了歪心思。一时间,董香香她就想狠狠地教训许国梁,看着他倒霉。

   上辈子是她太傻,很多事情都不懂,轻而易举就被许国梁得手。结婚之后,许国梁就再也没有珍惜过她。他把她当成一个可有可无的物件,想结婚就跟她结婚,说移情别就移情别,需要她当备胎就真把她当备胎使唤几十年。可许国梁凭什么这么为所欲为?是谁给他的权利任意摆布她的人生?

   想到这些董香香就怒不可遏。

   重活一世,这辈子,她是铁了心不要许国梁再招惹她了。原本,她只想好好过自己的日子。可谁成想她不理许国梁,许国梁居然还敢来撩她?那就别怪她心黑手狠了。

   董香香大口大口地喘着气,等情绪稍微平复了一些,才擦去额角上的汗,整理了一下衣服向着学校里走去。

   走进宿舍里,她像往常一样跟同学们打招呼,说说笑笑的。可她心里却忍不住开始盘算下一步该怎么办?重生回来后,董香香一直想着两年后,再彻底甩开许国梁。现在她却忍不住想,立刻跟许国梁一刀两断!

   因为想得都是不好的事,董香香的脸色就显得有点深沉。

   直到王秋华回来了,两人凑在一起嘀嘀咕咕地说了半天,董香香的脸上这才带上了几分喜色。

   王秋华看她这样,忍不住笑道。“终于好了,也不知道谁惹了。刚才的脸色真难看。”

   白裙少女桥上的清纯唯美图

   董香香看了她一眼。“哪有?我不是一直都好好得么?”

   王秋华却摇了摇头。“这人就是什么事都喜欢忍着,心思又重。小小的年纪就把自己搞得跟小老太婆一样,这又是何苦呢?”

   董香香听了她的话,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。“我有那么老么?”

   “噗,现在到开上玩笑了?”

   两人说说笑笑的,就一起去食堂打饭了。

   这年头,冬天里的伙食也就是大白菜和贴饼子。白菜没有多少油水,炖出来的菜色就让人看着就没胃口。董香香却大口大口地吃得很香。

   王秋华撇着嘴,看了她两眼。“喂,我说怎么跟饿了好几年的似的?回家去,妈没跟做点好的吃?”

   董香香头也不抬地说道。“哪呀,我刚才跟人打架来着,力气都用尽了,现在肚子特别饿。”

   “哼,别跟我开玩笑了。就这种棉花团似的性格,怎么可能跟人打得起来?”王秋华一脸不信。

   董香香抬起头看了她一眼。“那可不一定,没听人说过,老实人被惹毛了,发火的时候反而更可怕?”

   “反正,我不信会跟人打架。”王秋华笑道。

   “……”董香香索性就低下头继续吃饭,也不再谈打架的事了。

   她们吃完饭,洗了饭盒,刚坐在宿舍里喝点水。牛晓丽就带着大包小包的回来了。以往牛晓丽每周日回宿舍,第一个就会跟董香香打招呼。有时候,她带了吃的东西,也会先问董香香吃不吃?

   宿舍里的人几乎都知道,牛晓丽一直跟董香香套近乎,找机会就会问问许国梁的事。可是,这一次却是个例外。牛晓丽在床铺上放好了东西,冷冷地看了董香香一眼,鼻子哼了一声,一句话也没有说。

   这要是别的姑娘,早就心虚得上赶着跟牛晓丽搭话了,问问她到底是为什么不高兴?可董香香倒好,正抱着自己的白瓷缸子发呆想事呢,根本就不理牛晓丽这一套。

   反倒是牛晓丽自己受不了了,冷笑一声。“有些人就喜欢装模作样的假扮老实人,实际上,指不定干了多少肮脏的事呢?”

   董香香这才抬起头,冷冷地看了她一眼。

   王秋华就是个急脾气,听了这些刺耳的话,忍不住开口骂道:

   “牛晓丽,这指桑骂槐的说谁呢?自己不好好学习,一天到晚想那些花里胡哨的事也就罢了。等期末考试的时候,有哭的。”

   牛晓丽狠狠地瞪了王秋华一眼。“我又没说,出哪门子头呀?要我说就傻吧,把人家当朋友哄着供着,对她掏心挖肺的。她自己的那些破事瞒着,一点都不说。这算什么朋友?”

   王秋华听了她的话就更生气了,直接就从铺上站起来。

   “牛晓丽疯了吧?要疯去别处疯去。不爱搭理就得了,这还不依不饶地满嘴喷粪。到底想干嘛?谁是我的朋友我自己清楚,用不着指手画脚的。”

   董香香也站起来了,瞪着那双清凌凌的杏眼看着牛晓丽。

   牛晓丽看着王秋华真急了,也懒得继续跟她吵。反而是看向董香香,恶狠狠地骂道。

   “董香香,就继续装吧,看我不剥下那身下贱的皮子来。我到要看看,到时候还怎么得意?”

   她说着就转身走出了宿舍,临走的时候还用力地撞了一下门。

   牛晓丽走后,王秋华怒道。“什么玩意啊,牛晓丽今天吃错药了吧?咱们宿舍谁还不知道,她想跟哥处对象?她今天这么能作,这么折腾,哥会搭理她才算怪。”

   躺在对面上铺那个女孩子也忍不住说道。“要我说,也就是董香香脾气太好了。牛晓丽还没进门,就想拿出嫂子的款了。咱们宿舍都容不下她了。”

   董香香看了看宿舍里的人,眸子微微动了一下,低声说道:“我哥不可能跟她在一起。”她的脸色再次变得很沉沉。

   王秋华看了她一眼,笑着说道:

   “我们都知道牛晓丽除了她那张脸,样样都拿不出手。哥那样的大才子肯定看不上她。”

   董香香咬了咬嘴唇,摇了摇头。“不是那样的。秋华,有些话我现在没办法说。但是,我是真的把当我的朋友。”

   可能是这句话说得太重了,王秋华忙笑道:“当然了,我们就是好朋友。不过怎么样,都是好朋友。”

   经过牛晓丽这么一闹,宿舍里变得有点沉重了。不过,大家很快就把话题转开了,吃饭的吃饭,学习的学习。这个晚上仍是一团和气。

   到了熄灯的时候,牛晓丽才“叮哩咣当”地进了宿舍,她还要打水洗脸。有些姑娘都睡着了,又被她吵醒了。

   牛晓丽这人一贯自私,一开学,她的眼睛就只盯在董香香的哥哥身上,平时以城里人自居,还总是显呗她家里的条件有多好多好。宿舍里的姑娘或多或少都有点反感她。

   所以,她跟老实巴交的董香香撕破脸,宿舍里的姑娘基本上都站在董香香这边。

   只是谁也没想到,转过天来,董香香是许家养大的小媳妇这件事,就在学校里传开了。女生们都在私底下窃窃私语。

   “听说了没有,来学校接董香香那个男的根本不是她哥哥,而是她男人。”

   “听说董香香从小就在那男的家里长大的。她自己根本就没爸没妈,就是孤儿。”

   “牛晓丽可是亲眼看见了,董香香和那男的在见不得人的地方干坏事来了。说,董香香这人真够没羞没臊的。居然还有脸来咱们学校读书?校园的清静都被她糟蹋了。”

   “唉,不知道吧,乡下人本来就没那么多讲究。我听人说,有些姑娘十五六岁就结婚了。不领证就跟男人睡一起了。说董香香她会不会也……”

   “什么?董香香已经结婚了?咱们学校还能收已婚妇女呢?”

   一时间,谣言就像长了翅膀了似的。很快,学校里所有的学生都开始拿异样的眼神盯着董香香看,就好像她是个怪物似的。

   王秋华并没有因为这些谣言就远离董香香,事实上她觉得特别气愤。

   “香香,我觉得这些事肯定是牛晓丽故意说出去的。不行,咱们得找她算账去。不带这么欺负人的。”

   王秋华说着就想拉着董香香走,却反过来被董香香拉住了。

   那一刻,董香香的手劲出奇的大,王秋华拽了半天没拽动,回过头郁闷地看着她。“该不会还要忍着吧?”

   “秋华,能先跟我聊聊么?”董香香沉着脸问道。

   “那好吧。”王秋华点头同意了。

   因为涉及隐私,也不能在人多的地方说,她们干脆就去了操场上了。

   到了操场之后,董香香看着那块空旷的地面,呆呆地站着。过了好一会儿,她一句话也没说。

   王秋华却看得出,董香香心里并不好过。

   又过了一会儿,董香香才咬了咬嘴唇说道。

   “秋华,我就是个孤儿,我妈在我八岁的时候收养了我。这么些年,她供我吃供我穿的,还供我念书,待我就真跟亲闺女一样。我这辈子一定会报答她的。不过,我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。”

   听了她的话,王秋华忍不住问了一句。

   “那要是妈要让跟哥结婚,也愿意么?”

   “……”董香香低着头,没有说话。

   上辈子,她可不就同意结婚了么?那时候,大家都说她应该嫁给一品人才的许国梁,她就听话地嫁了。然后,一辈子都过得很苦。

   “香香,那喜欢哥么?”王秋华继续问。

   董香香想了想,才沉声说道:“我一直把他当亲哥看。”

   王秋华这才发现,董香香是处在两难之境。毕竟,她身上背负着养育之恩。

   “女孩子不能随随便便就嫁出去,要嫁就嫁给情投意合的人。我姐就是嫁得太随便了。结婚前,父母不支持,我爸骂她丢人现眼。结婚后,婆家人看不起她,她受了不少委屈。我姐跟我说过,她说要我将来睁大眼睛,好好挑丈夫。香香,要不喜欢哥,千万别轻易嫁给他。”说到这里,王秋华忍不住拉住了董香香的手。

   董香香一脸茫然地看着她。上辈子,可没人跟她说这些话。她也从来不知道,要找个情投意合的男人嫁的。

   王秋华看着她这样子,实在是不能忍了,于是用力拉了她一把。“关键时刻,自己千万别犯傻,别拿的人生大事开玩笑。要报答养母的恩情有的是办法,犯不着赔上自己的幸福。”

   王秋华竟然就这样把她上辈子受的委屈,全都说出来了?一时间,董香香有点想笑又有点想哭,她的眼圈也变红了。

   王秋华看她情绪这么激动,连忙劝道。“香香,先别急,咱们慢慢想办法,这些事情总能解决的。”

   “嗯,放心,秋华,我不会再犯傻了。也别太为我担心了。”董香香沉声说道。她何其有幸,能遇见这样了解她,有愿意帮着她的好朋友。这一刻,她只想把王秋华的这份情谊,小心翼翼地藏在心底。

   “现在当务之急,是要解决流言的事。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牛晓丽到处胡乱造谣,破坏的名声?不然咱们告诉老师吧?”王秋华说。

   董香香却摇了摇头。“暂时先不用告诉老师了,这件事我会自己解决的。”

   牛晓丽闹出这档子事,董香香还真不怕。她反倒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契机。如果处理得好的话,甚至可以通过这件事把许国梁彻底的打下去。甚至让他再也不敢对她有半点坏心思。

   “真的有办法?”王秋华又问。

   “放心,我心里有底。”

   正说着,两个姑娘突然被天边的美景吸引住了。

   此时接近黄昏,夕阳已经把云朵染成了一片血红。王秋华忍不住看向董香香,突然就觉得她的侧脸上也沾染了几分肃杀之气。

   一时间,王秋华都看得呆住了。她甚至忍不住想,或许董香香并没有她想得那么弱?只是不管她弱也好强也好,既然认定了这个朋友,王秋华就一定会站在她这一边的。

   这时,董香香突然侧过头对王秋华说。“秋华,我们回去吧?天气真的很冷。”

   “唉?好呀。”王秋华连忙应道。两人说着就向宿舍走去。

   走着走着,王秋华忍不住问:“香香,难道周日那天,真的跟哥打架来着?”

   “说呢?”董香香似笑非笑地看着她。

   “切,不想说就算了。走了,我们去打饭吧?”王秋华说着就拉住了董香香的手。

   “好。”

   两个女孩牵着手从黄泥路上走过,夕阳把她们的影子拉得很长。

   ……

   接连几天,谣言一直在流传酝酿着,甚至还有人爆出董香香去年休学,其实是回家生孩子去了。

   王秋华听到这些话特别生气。可她回头一看董香香,那丫头就跟没听到似的,该看书看书,该吃饭吃饭。就算全班的同学,全宿舍的姑娘们都在排斥她,董香香也还是那副慢条斯理地老样子。显然,她并不怎么在意别人的看法。

   后来,王秋华甚至忍不住想,她是不是误解董香香了?这姑娘难道真的能解决牛晓丽么?还是,她说得解决办法就是忍着?

   与此同时,对于董香香现在这种处境,牛晓丽心里得意极了。

   牛晓丽从第一次见到许国梁开始,就对那个英俊的青年一见钟情。为了许国梁,她才会一直耐着脾气讨好董香香。

   谁成想她去姥姥家托人一打听,许国梁根本就是董香香的男人。

   刚好上周末,牛晓丽也跟初中同学一起去看电影了。好巧不巧就看见董香香和许国梁在一起了。一时间,牛晓丽心中又是生气,又是嫉妒。

   好在董香香这个乡下丫头,连处对象都不懂,居然直接就把许国梁往外推,还当场翻脸了。牛晓丽突然就觉得,她还是有机会把许国梁抢过来的。

   像董香香这种性格懦弱,又土气的乡下土丫头,根本就配不上许国梁那样的青年才俊。

   牛晓丽思来想去,终于下定决心,先搞臭董香香的名声,在想办法让许国梁悔婚。

   所以,这几天,牛晓丽一直在造谣。到了现在,董香香那个胆小怕事的村姑既不敢反驳,也不敢告诉老师。牛晓丽心里别提多得意了。

   可惜这件事,闹得还不够大。也就在同学之间传传,并没有激起太大的水花,甚至都没惊动学校里的老师。当然也不可能引起许国梁的注意了。

   事情没有达到预期效果,牛晓丽反而越来越急躁了。她考虑了很久,终于下定了狠心,再逼董香香一把。

   于是,趁着中午休息,董香香在教室看书的时候,牛晓丽特意坐到了董香香旁边的位子上。当着所有人的面大声质问:

   “董香香,听说去年生过一个孩子,这是真的么?”

   董香香没搭理她,站起身来就想走。

   牛晓丽却不依不饶地拉住了董香香的手,得寸进尺地问:

   “说呀,怎么不敢说实话呀?还是说念初中的时候就乱搞男女关系也是真的?董香香花着许家的钱,许家供念书,却到处勾搭男人?”

   牛晓丽这话实在太过分了,班里的同学都惊呆了。更让人想不到的是,牛晓丽刚一说完,董香香突然暴起,抬起手狠狠地抽了牛晓丽一个大嘴巴。几乎在场的人都听得见,那个巴掌有多响。

   牛晓丽已经被打蒙了。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董香香已经扑了上来,把她压倒在地上,劈头盖脸的一顿乱打,一边打还一边破口大骂:

   “牛晓丽欺人太甚!没错,我是孤儿,我是被许家收养了,可那又怎么样,我董香香行得正做得端!这些日子我对一忍再忍,一让再让,反倒变本加厉地欺负人。看我今天打不死个不要脸的撒谎精!”

   董香香一向性格温顺又老实,平时都不怎么开口说话。同学们也没想到,她发起火来,居然这么凶。有同学倒是想拉架呢?可是董香香力气大得出奇,她就是死死地压住牛晓丽不起来。

   “我还告诉,牛晓丽,我董香香不怕。就算把我妈叫来,我也不怕。大不了,这高中我不念了。到时候,我收拾行李就去找地告。我还不相信了,天下这么大,就没有替我这个孤儿做主的地方!”董香香骂道这里声音都在打颤。

   班里的同学都挺同情董香香的。可不就是这牛晓丽太欺负人了么,都把董香香这么老实的人给逼急了。

   等到大家好不容易把董香香拉起来了的时候,牛晓丽的脸都被打肿了,头发也乱了。她疼得直掉眼泪。就这样董香香还往牛晓丽脚边吐了口唾沫,“呸……”

   牛晓丽觉得委屈又丢人。她也没想到董香香发起脾气,居然这么凶。一时间,她的眼泪不断地往下落。

   董香香看着她哭,不禁冷哼了一声。“哭就有理了是吧?等着我去告吧,牛晓丽,全校同学都是我的证人。”

   她这么一吓唬,牛晓丽哭得就更惨了。她挨了打,董香香这还不依不饶地要去告她?

   这时,站在一旁的女生实在忍不住说了一句公道话。

   “牛晓丽的确太欺负人了,这几天竟造谣生事了。这要不是董香香够坚强,早就被她逼得退学了。牛晓丽倒好,今天居然还敢拦人挑衅,还说那么难听的话?到了这份上,人家董香香能不跟急么?”

   王秋华也趁机帮董香香说了一句。“可不是么?这要是在我们乡下,牛晓丽这样坏人名声的长舌妇,不撕烂她的那张臭嘴才算怪。”

   “今天我算见识到了。这董香香平时那么老实,这一发起脾气来,可真够厉害的。不过,牛晓丽也是活该!”有个男生一脸害怕地说道。

   “没看董香香都被逼急了么?她这些日子也够可怜得了!”

   班里的同学竟都在为董香香说话。牛晓丽平时仗着自己漂亮,就特别骄傲。现在,她再怎么哭,怎么委屈,却没人同情她。

   刚好,班主任接到消息,也赶到了教室。

   在学校里,打架闹事可大可小。情况严重的话,真的会被开除的。

   班主任王老师推开人群一看,牛晓丽头发被抓乱了,左脸上有点肿,看上去并不算太严重。于是,她心里就认定,这不算什么大事。而且,她也听说是牛晓丽欺负人在先。

   她又转头看向董香香,董香香那小身板瘦巴巴的,平时只知道学习,一贯老实安静,根本就不是会打架闹事的孩子。

   特别是现在,董香香脸色铁青,眼圈红彤彤的,明明心里很难过,却倔强地不肯哭出来。

   一时间,王老师也觉得牛晓丽实在太过分了,不把董香香逼到那份上,董香香根本就不会动手。于是,在她心里,就对董香香多了几分谅解。

   这几天,她也是听过那些谣言,也正打算好好处理一下牛晓丽呢。

   这牛晓丽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?开学以后,就没把心思放在学习上过,现在居然还造谣生事,欺负同学了。王老师当场就决定一定要严肃处理这件事。

   所以,她直接就把董香香和牛晓丽带回办公室了。

   一路上,牛晓丽都在想,这是她被打了,老师肯定要向着她说话的。可到了办公室,王老师一上来,就劈头盖脸地把牛晓丽说了一顿。

   牛晓丽心里委屈又冤枉,连忙就对老师解释。

   “老师,我没说谎,我在我姥姥家打听过了,董香香就是许国梁家养大的小媳妇。而且,周日那天,我看见董香香跟她哥进电影院了。后来,她和她哥还躲到小树林旁边去了。”

   董香香听了她这话,马上就恨不得过来再抽她。

   “明明是我跟我哥在河边吵架,到了嘴里就成躲进小树林了?”

   刚刚董香香打牛晓丽的时候,下手并不轻。牛晓丽都被她打怕了,一看她急,吓得就往王老师身后躲。董香香看在老师的面上,这才没理她的。

   倒是王老师皱着眉,瞪了牛晓丽一眼。“以后别再添油加醋的胡说八道了,不然,就找家长来!行了,先回去吧。”

   “老师,这就完了?”牛晓丽忍不住问道。这还没给她做主呢?

   “对了,写一份检查明天交给我。给我好好反省一下欺负同学的错误。”老师瞪着她说道。

   “这……”牛晓丽都要委屈死了,她挨了打了,还要写检查?

   “还不赶紧回去?”

   一见老师沉下了脸,牛晓丽不得不转身离开了办公室。

   她走之后,办公室里就剩下董香香和王老师了。

   老师还特意用白瓷缸子给董香香倒了一杯热水,让她坐下来,好好聊聊。

   “心里特别委屈吧?怎么不过来跟老师谈谈呢?”牛晓丽走后,老师说话的语气都轻柔了几分。

   董香香抱着瓷缸子,一脸茫然地看着上面冒出的热气,半响没有开口说话。

   王老师很同情她的身世的,也喜欢努力学习的端正态度。所以,并没有不耐烦地逼她开口,而是耐心地等待着。

   可能是老师的眼神太温柔了,董香香过了一会儿终于下了决心。她缓缓地开口道。

   “老师,我不姓许,我的血脉亲人都去世了,我就是我妈的孩子。其他的事,我也不知道怎么说。我也搞不清楚我和我哥到底算是什么关系?但是,我却知道,再过几年,我哥要是想娶我,我肯定要嫁给他的!如果没来念高中的话,说不定现在我就要开始准备嫁妆了。所以,她们说得话,我也没什么可分辨的。只是牛晓丽说得太难听了。

   我哥只是带我看了一场电影,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。我们因为一点小误会,吵了一架。可这事到了牛晓丽嘴里就变成一件肮脏的事。而且,牛晓丽越来越过分了。她居然当着面说我花许家的钱,还乱搞男女关系!”说到这里,董香香嘴唇都在发抖。

   “老师知道是个好孩子,没做坏事,是牛晓丽不对,老师会批评她的。”

   在老师的温言劝慰下,董香香忍不住哭了出来。王老师掏出手绢就给她擦眼泪,她知道董香香这几天的压力很大。

   她又安慰道。“董香香,也别急。我也知道定亲早。不过既然来学校里念书了,肯定不能在继续谈对象了。放心吧,这件事老师会跟母亲好好谈谈的。咱们把这件事处理好了,下次就不会发生这种不愉快的事了。”

   最后,董香香还是老老实实地答应了。

   “老师,我听您的。”

   ……

   自从董香香打了牛晓丽一顿,又被老师叫进办公室之后,那些流言蜚语就消失了。取而代之的是,牛晓丽是个喜欢造谣的说谎精。什么事都不能让她知道,不然到了她嘴里,指不定变成什么样了呢。

   吃晚饭的时候,王秋华忍不住对董香香说。

   “我还以为就是个毛兔子,没想到打起架来还真够凶的。不过,牛晓丽这样的人,就该打她一顿。”

   董香香也没有搭腔,就低着头,就大口大口地吃着没有味道的白菜。

   那天晚上,董香香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。打牛晓丽也不过是顺水推舟而已,至于,和老师说得那番话,也是她想过好几遍的。甚至可以说,她就是想要班主任跟母亲好好谈谈她和许国梁的事。

   到了现在,董香香还是没办法直接对母亲说出自己心里话。所以只能这样拐弯抹角地决掉问题。

   ……

   许母接到通知赶到学校的时候,心里还挺担心董香香在学校里出了什么事的。

   王老师客客气气地把她请到了办公室。然后,就把这星期发生的事都跟她说了,而且,还是倒着说的。

   许母一听她说,董香香居然跟同学打架了,连忙摆手道。“老师,我闺女从小就特别老实,长这么大从来就没跟别人红过脸。怎么会跟同学打架呢?”

   “您先别急,听我慢慢说,这件事其实也怪不得董香香。这礼拜,她受了不少的委屈。”

   老师就把牛晓丽看见许国梁和董香香看电影,然后在学校里传流言的那些事也都跟许母说了。特别是为了接下来要谈得话题,老师还捡了几句比较难听的话挑明了说给许母听。

   许母听得,眉头都皱起来了。听到董香香被牛晓丽当着同学面,拉着问她是不是生过孩子?还说她乱搞男女关系。许母眼圈都气红了。

   “这哪里是出来念书的女孩子?这要是我们村里里的,家长早就大嘴巴抽她,教她怎么做人,怎么说话了!”许母气愤地说道。

   王老师连忙安抚她。“我已经罚牛晓丽写检查,让她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给董香香道歉了。只是,我觉得这件事必须要从根源解决一下。所以,才特意把您请来。”

   许母听了这话,才打起精神说道:“好,老师您说。香香这丫头,我是当亲闺女在养的。自然不会让她在外面受委屈!”

   “董香香这个孩子,平时学习刻苦,善待同学,学校自然也不会让她受委屈。只是我想跟您说得是,董香香既然念了高中,最好就不要在念书期间谈对象。至于,结婚就更不行了。

   现在已经恢复高考了,董香香这半年来一直都很刻苦。我还是希望不要有太多事情耽误她。当然,将来考不考大学就是您自家考虑的事了。”

   王老师说话温声细语的,很有礼貌。可是,许母却还是听出了不少画外音。一时间,她就有点怀疑上周看电影的时候,许国梁是不是对董香香做了什么不好的事了?

   特别是老师还提到董香香跟许国梁在街上吵架的事。两个孩子都是她亲手养大的,孩子的脾气她还不知道?董香香如果不被逼急了,又怎么可能跟许国梁吵架?

   再加上谣言的内容,往深了一想,许母几乎一下就猜到某个事情的真相。

   不过,她现在怎么也是个生意人了,早就学会怎么和别人打交道了。她心里就算再生许国梁的气,脸上却没带出来。反而是笑着答应了老师的要求,并保证董香香在高中期间绝对不会谈对象。

   那天刚好赶上周六,见完老师,许母就等着董香香一起回家。

   王秋华跟她们顺路,大冬天的三人也就一起走了。一路上,许母也没说什么,董香香也是一副没受委屈的样子。三人之间气氛也算不错。

   等到了五里沟的岔路口,王秋华一离开,许母就忍不住问董香香。

   “香香,老实跟我说,上周看电影的时候,国梁他到底对做了什么了?”

   一听她的问题,董香香顿时就变了脸色。她咬了咬嘴唇,倔强地开口道:

   “我哥没对我做什么,我们就因为一点小事吵了一架,被我同学看见了。”

   许母一脸心疼地看着她,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。

   “香香,受了委屈居然还想瞒着妈?这些年,妈对怎么样,是知道的。难道觉得,因为是哥,妈就不心疼了?不会收拾哥,帮做主了么?”

   听了许母这番话,董香香一下就哭出来了。

   “电影院里很黑,我哥非要拉我手,我不愿意他还非要拉。我觉得这件事不对劲,就从电影院跑出来了。我哥就追着我,还拉着我,搂我肩膀,他说要跟我谈对象。可我私底下听我同学说过,女孩子不自重就会怀孕。到时候什么名声都没有了。所以,我就跟我哥吵了几句,就把他推开就跑掉了。

   可是这件事被我同学看见了。她非说,我去年休学就是因为怀了孩子。还跑来逼我,我气急了就把她打了。妈,就算要结婚,法律规定也得十八岁,我实在很怕惹出什么丢人现眼的事来。”

   许母听了她的话,就被气得够呛。她还真不知道,她儿子许国梁居然动了这种歪心思?没办法,她现在只能先安慰董香香。

   “香香,这件事不是的错,是哥做错了。放心,妈回去就收拾哥。以后,哥再也不会带去看电影了。”

   董香香红着眼圈看着她。“妈,和我哥让我去念高中,我打心里感到高兴。我真的不想因为这些事,被学校退学。”

   “放心,咱们肯定不会退学的。当然要先把高中念完。以后,妈的瓜子买卖还要帮忙打理呢。”许母说着,就拍了拍董香香的肩膀。

   董香香鼻子一酸。“妈,我谢谢您了。”

   “傻丫头,这是说得什么话?”

   一路上,母女两个又哭又笑的,挽着手向家里走去。